要是没有电检,这部金马大热片的暴力尺度会更大?-魔界骑士イングリッド

要是没有电检,这部金马大热片的暴力尺度会更大?  腾讯娱乐讯(文 陈小猱)金马影展倒数第3天,台湾下雨了,忽大忽小,路上行人的伞都是开了又合,合了又开,大家都觉得有点麻烦,一脸很恼的样子。乐声影城外面的空地上忽然多了一条红毯,红毯两边一边是舞台,一边是两尊塑料的金马雕像。未来的三个晚上,第53届金马奖的提名者将陆续走上红毯,与普通市民亲密接触。这在其他电影节或者电影奖上是几乎看不到的场景,金马奖的亲民路线如同台湾人的待客之道。  可惜天公不作美,可能是下雨的缘故,两侧积起水洼的红毯上,稀稀拉拉站着不到50个文艺青年,红毯上的媒体差不多10家,显得十分冷清。第一组嘉宾要出来的时候,组委会工作人员忽然跑过来拜托大家,待会嘉宾出来尖叫一下哦。没有人回应她。  第一个出来的是金马执行委员会主席张艾嘉,和主持人寒暄了一下之后,提名多项重要大奖的热门片《一路顺风》导演首先走上了红毯,导演钟孟宏,主演纳豆出场。结果并没有人尖叫,毕竟,你不能对下雨天赶到这里的文艺青年提更多要求了。  此时本届影展《一路顺风》就要开演了,只能离开红毯前往旁边的影厅,将破败又冷清的红毯抛在脑后。  放映《一路顺风》的乐声1厅非常大,我抢到的最后一张票在27排,也就是倒数第二排,站起来往下看,发现原来自己是在“山上”啊。本来想着开场前溜到前面一点,后来发现几乎满场,就放弃了。台湾的文艺青年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多。  导演钟孟宏(右)  该说电影了。《一路顺风》是本届金马的大热门,对于导演钟孟宏的风格会有一定想象,也看了预告片,坐实了一下想象,然而,万万没想到,还是被打脸。  这是一部没有妖艳女主的黑色电影,试图在一种非常沉闷的氛围中,通过几个社会边缘中年男人在大是大非、生命威胁面前关系的变化,来投射台湾社会的演化和如今的衰败。  衰败,是导演自封的。放映之后的Q&A中,他说这就是未来的台湾,有种衰败的美,美还是美的,但是已经衰败了。但大家都浑然不觉,这让他觉得很心痛。毫无疑问,这种心痛也弥漫在了电影里。  可想而知,作为直女看的过程会有点郁闷的。  但是余味真的很足。  电影有两条剧情线,两条线都有剧情片的底子。  一条是说负责将毒品从台北运到台南的小喽啰纳豆,坐上了老司机许冠文的出租车,老司机想讹纳豆一点钱,但没想到他是个毒贩。两人碰到了小黑帮讹钱和毒贩黑吃黑,老司机没赚到钱,反而赔进去了。好在最后纳豆老板绝地反击,纳豆拿回了毒品钱,赔给许冠文很多,还给他买了小笼包祝他生日快乐。这个两个好人的故事,有不少笑料和哭点,但不是挠你痒痒或者掐着你哭,还是要求观众经历过生活的操蛋,才知道哭点才是笑点,嘴角微微上扬鼻子里轻哼一声然后上半身抖一下的那种苦笑。所以还是有点门槛儿。  另一条是几个毒贩大佬搞来搞去的黑帮片情节,相比一般的台湾偶像黑帮片要台湾多了,脏话很乡土,暴力很写实,写实的同时也写意,尤其是鼓点的大量使用让恐惧放大,让人感慨台湾电检尺度。但钟孟宏还不满足,他还打趣道,要不是电检不允许,这个人就死了。但是话唠的部分,虽然不说教,但是昆汀式的装腔作势太重了,文艺青年看起来也会是有点负担的。  毒贩与司机  两条线都是社会边缘人群,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地方,在黄昏黎明之间,默默地活,默默地死。  虽然这次的钟孟宏,像个面对挑剔的婆婆、烦躁的老婆和冷漠的女儿的中年男人一样,对大是大非、生活本义表现出了一丝怀疑,但总体来讲还是理想鲜明并肆意妄为的。吴中天对叛徒施暴的令人头皮发麻的段落,就是他情绪“负能量”的直接体现。他还让叛徒戴上摩托车安全帽被虐。放映之后的Q&A中,他自曝这个点子是他的真实体验,他觉得戴上安全帽以后才是最恐怖的,因为对视线以外的世界都失去了感知。  只不过,这种负能量本质上还是由正能量而来。前面说过,他觉得自己拍的是未来的台湾,有种衰败的美,但大家都浑然不觉,这让他觉得很心痛。他是怒台湾不争,怒台湾人不争,同时也怒自己对一切都无能为力。他能做的只有记录,所以这次他再次挂名中岛长雄担任摄影,记录下夕阳下经济停滞多年后台湾衰败的美。  导演说自己拍的是未来的台湾,美是美的,但已经衰败了  总的来说,这是一部高分电影,导演风格高分,演员对角色的塑造高分,音乐等氛围也是高分,主题上还有加分,并不像其他对手那样缺点比优点更明显,所以看好也希望《一路顺风》可以得大奖。  值得一提的是放映之后的Q&A环节,不长,观众问题没有那么多,但都很有趣,除了问安全帽和摄影师是谁,还有问片中关于河南人的一个梗的。片中两个毒贩交接毒品时,庹宗华非要在电话里讲了一个河南人蹲在凳子上吃面的梗,借梗的目的不难理解,就是说明庹宗华已经看出来对方要搞自己还要假模假式、装腔作势。但是被问到河南人为什么要这样时?在河南看到这一幕的钟孟宏表示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困惑了很久很久。看到这里,麻烦河南的同学帮忙解释下一下好吗?  除此以外,主持人还补了几个问题,但是全程不聊票房、资本。真的,一点都不聊,都在聊电影的细节,聊导演的意图。而且,这些观众的问题不仅质量很高,又不像媒体提问那样大而无当,这对一个内地来的记者同学,真的有点难适应——这并不完全是反话。这样亲密又这样艺术的金马影展,在这样一个时代里,是要用很大力气去维护的,但这样的力气还能有多少呢?这大概也就是钟孟宏对于台湾衰败美的感受吧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